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 > 正文 第79章 就在今夜
    “您说得太好了!科苏特先生。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我收到了准确消息,叛徒们今天晚上就在佩斯大饭店开会,他们声称要重新决定匈牙利的命运.”

    科苏特听后冷笑不止。

    “一群没脑子的蠢货!奥地利那个天生邪恶的小鬼在维也纳和法兰克福都杀得人头滚滚,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呢?

    普雷斯堡战役幸存仅54人,收复奥地利人占领区的战斗中三万三千人的部队,幸存仅不到三千人。

    奥地利人这是在打仗吗?他们是在屠杀!那群蠢货开门揖盗的行为只会害人害己!

    就在今天!我就要清除匈牙利民族内的这些坏血!他们和奥地利人通婚,高贵的血统已经被玷污,却又不知道悔改根本就是死有余辜!

    叫秋特卡莱过来!告诉他匈牙利民族需要他和他的自卫队!”

    佩斯大饭店。

    这座古老的饭店今夜灯火通明,外围尽是豪华马车和前来围观的人群。

    其实这些家伙用的依然是法国人的模式,这种模式的好处是声势浩大,坏处是只要当权者不选择性失明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诸位!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以科苏特为首的那些大学生和单衣贵族,他们根本就不懂得何谓规矩,何谓秩序!

    我们这些真正的贵族,真正的匈牙利人不能再接受这种愚蠢的领导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

    一位衣着华丽的贵族青年振臂高呼,周围的年轻人们也都一个个热血沸腾高喊着。

    “真正的匈牙利人行动起来!”

    就如同当初他们支持科苏特那样激情澎湃,活力四射

    “采取行动?采取什么行动?”

    一位老者讥讽道,一名青年不忿地喊道。

    “我们要去国会门前抗议!”

    老者继续冷笑道。

    “抗议?抗议有用吗?你们难道忘了巴尼亚特公爵的惨剧了吗?”

    饭店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了,巴尼亚特公爵遇刺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与当权的科苏特一派不和也不是什么秘密。

    巴尼亚特公爵在双方争论最激烈的时刻遇刺,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

    匈牙利政府的调查结果是刺杀巴尼亚特公爵的人是奥地利帝国派来的间谍,但是这个杀人凶手在公审开始前就神秘地死在了狱中,这更印证了人们的猜测。

    “抗议没有出路”这个念头瞬间在众人脑中闪过,别看此时佩斯大饭店里十分热闹,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任何实权,更没有与之对抗的勇气。

    终于有第一个人喊出了“打倒科苏特”的口号,但这声音也只是零星响起,并没有成为统一的声音。

    事实上这是一个局,只不过布局的人高估了这些人的勇气,即便有演员混在其中也没能演出一场群情激奋的好戏。

    “我们不能轻举妄动,那样只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没错!慎之又慎”

    “对啊。”

    观望的声音倒是从最初的窃窃私语变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浪潮

    华服老者的脸色显得异常难看,但想了想随即话锋一转。

    “灾难?穷人没有工作,吃不起饭,整个匈牙利到处都在打内战,奥地利人就快兵临城下,还有比这更糟的情况吗?

    我们必须改变这一切!”

    华服老者刚说完就有人站到桌子上响应。

    “对!我们必须改变这一切!”

    但紧接着就有另一个人站到了桌子上高声喊道。

    “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灾难,但是对于你们这些拥有产业、土地的大贵族和商人们来说我看未必是灾难!”

    “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

    还不等华服老者把话说完,那名单衣贵族又说道。

    “我看你们是想把我们当枪使吧?我们才不会做你们的替罪羊。”

    此话一出立刻引得议论之声大作,再也没人将这些声音压下来了。

    “砰”的一声枪响,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光头络腮胡子的大汉笑着将枪插回腰间。

    “别说那些虚的!要雇我们玩命可以,但可别想拿我们当义务工!”

    那华服老者听后不由得眉头紧皱,下意识地看向那个衣着华贵的青年人。

    后者此时也是眉头紧皱,因为自从匈牙利革命开始以来还没有人提出过这么露骨的要求。

    但眼前的壮汉正是此时佩斯市的警察局长,如果能拉拢到这个人,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极有可能成功。

    如果拉拢不了,那么他们的死期恐怕就要到了。

    这位佩斯市的新警察局长原本是一名死刑犯,匈牙利叛乱爆发之后监狱的围墙被推倒,大量囚犯被释放,这其中就包括这个光头。

    事实上1848年除了法国以外,其他国家在革命这方面都没什么经验。

    无论是意大利,还是德意志,抑或是匈牙利等东欧地区,甚至后世某些地区都出现了攻击监狱释放囚犯的桥段。

    一部分史学家也对此津津乐道,他们觉得自己是在效仿法国人攻占巴士底狱。

    然而他们忽略的是法国人攻占巴士底狱只释放了7名政治犯,并且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释放囚犯,而是占领军火库。

    所以释放囚犯在大多时候并没有起到积极作用,相反这些人趁机浑水摸鱼制造混乱,其中大部分人很快又进入了监狱。

    不过也有少部分人投机成功,摇身一变成了新政府所依仗的对象。

    正如眼前这位警察局长,显然成为首都的警察局长依然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衣着华贵的青年笑道。

    “如果革命成功,局长当记首功,我们愿意联名提议您升任司法部长。”

    司法部长绝对算得上是高官,但络腮胡子的光头大汉却啐了一口。

    “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我要做布达-佩斯的警察总长!以后这就是我的地盘!”

    衣着华贵的青年嘴角抽了抽,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吃相居然如此难看,但好在这个人目光短浅,到时候再解决这个麻烦。

    “好!”

    人群之中也随之出现了稀稀拉拉的叫好声,不过大多数人依然在观望,因为这个场面真的很丑陋,相比之下科苏特和裴多菲简直就是如同圣人一般。

    络腮胡子的光头大汉眼睛一眯,嘴一歪。

    “别急着叫好,口说无凭,立字据!”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双方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完成了这笔肮脏的交易。

    衣着华贵的青年人和局长先生紧紧攥着对方的手,相视而笑。

    “就在今天,我们就要推翻科苏特的无能统治!”

    但下一秒屋外便传来了几声枪响,随即便是人群惊慌地叫喊声。

    局长先生拔出手枪向外走去,几名手下也随即跟上。

    “是哪个家伙想找死?敢来这里闹事!”

    没人回应他,只有几支康格里夫火箭如流星般划破夜空。

    聚集在佩斯大饭店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惨叫,但在外带队的秋特卡莱却没有丝毫怜悯。

    “匈牙利民族的叛徒你们听着,就在今夜,你们的死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