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最窝囊的出使
    乌骨城中,没有士兵来投,李绩已经回去,继续帮皇帝主持收拢民心事宜。兵部尚书侯君集正在跟牛进达等一众将领,对着地形图设计加固防御。下属来报说国内城有高句丽来使求见。于是众人放下工作,来到了客厅。

    不多时,许侍郎被人领了进来,看着客厅几名不怒自威的大唐将军,想起沿途看到的大唐兵士,不禁感慨大唐之强,从将到兵,完全碾压高句丽。

    “是国内城萨耨延寿派你来的吗?是投降的,还是请求决战的?”侯君集戏谑的问道。

    牛进达等人哈哈大笑起来,大唐派人,一天三班倒的在国内城叫骂邀战,是个铁人也扛不住啊。萨耨延寿能坚持一个月,已经堪称名将了。

    可大帅的计策就是这么残忍,我只叫骂却不进攻,你们不服气的话,出来跟我们决一死战呀!

    看看,这是人话吗?我们高句丽一方是守城的,想让我们放弃坚固的城防,出城跟你们平地冲杀对决?凭什么?当我们傻吗?

    正因如此,才有侯君集这么一问,是不是萨耨延寿忍不住了?派人过来邀战的?

    许侍郎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大帅误会了,下官是我高句丽王派来出使的。”

    高句丽王?

    “哦?渊盖苏文吗?当年在长安的时候见过一面。这第二面呢,本帅准备去你们王城亲自拜访,你让他洗干净脖子在家等着。”侯君集轻蔑的说。

    额……

    “大帅,我家王上派下臣过来,是……”

    侯君集摆手打断了他,“本帅问你了吗?渊盖苏文怎么想的,本帅并不关心,也不在乎。你回去将本帅的意思传达给他,他在本帅这里只有一条路可走,立马开城带着你们所有朝臣向我大唐投降。否则的话,本帅大军杀到之日,就是你们王城被屠之时。”

    这……

    许侍郎懵了,心说你这么霸道,那我还怎么开口啊?

    旁边的先锋大将牛进达慌了,“大帅……”

    不等他开口,侯君集就摆手按下了,意思是你的话我们以后再说。

    谁都知道,牛进达憋着火气呢,就等着跟高句丽好好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如果高句丽真的投降了,那还怎么打?这满腔怒火找谁出?

    许侍郎急的汗都下来了,犹豫片刻,咬牙说道:“大帅,我家王上派下臣过来,其实是想问问,我们双方并无仇怨,何必打的你死我活生灵涂炭?此战可有、可有……”

    牛进达愤怒的站起来呵斥道:“并无仇怨?我呸!当年我中原百万儿郎,多少人把性命丢在了这里,就是这片土地,就是这个地方,我老牛清楚的记得,就是这乌骨城下……”

    侯君集示意旁边的人拉住牛进达,别让他这么激动,有失体面,让外人看了笑话。

    “大帅,您还记得陛下下令安葬的那几座京观吗?血海深仇,我们可不能忘记啊!这帮孙子现在想来求和乞降?我呸!老牛我第一个不答应,血债只能用血来偿!哪怕你们都不去,拼着我一人一马,也要杀入高句丽王城!”

    牛进达愤怒的大吼,到最后甚至虎目含泪,整个人哽咽住了。

    “来人,先把牛将军送回去吧。”

    “我不走,我就要在这里听着,总之不能答应他们!”

    侯君集叹息道:“牛将军,如何决断还要听陛下的,我们只是听听和转达。行吧,你且坐下,我侯君集身为此战大帅,岂能不知血债血偿的道理?”

    转过头来,对着使臣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大唐所有将士共同的态度。”

    额……

    “大帅,可那是跟隋王朝,而且是他们主动进攻我们的。我们高句丽跟你们大唐没有丝毫的……”

    “够了!”侯君集眼神一冷,“本帅申明一点,仇恨无关朝代更迭,这是中原跟你蛮夷之间的仇恨。当年前隋大业帝征讨高句丽,是尔等蕞尔小国斗胆冒犯,行事不敬我天朝上邦,故此征讨尔等。当年的仇恨我们一直未曾忘记,明告诉你,今次我们就是报仇来的,不灭高句丽,誓不班师。”

    “求和是吧?不用去请示我大唐陛下,本帅就能做主回复,绝无可能!你们只有一条路可以活命,那就是回去开城投降,主动献降可免一死。”

    我、我……

    许侍郎都快哭了,心说这使臣我以前也干过,可什么时候遇见过这样的情形啊?霸道、这就不仅仅是霸道了,简直就是蛮横不讲理。

    看对方不说话,侯君集也没了跟他扯嘴仗的心情,摆手说道:“若无其他事,那就请回吧,送客!”

    等等、等等!

    许侍郎慌了,也不管什么礼数不礼数的,赶忙问出了自己夹带的私货。

    “且慢!大帅,下臣还有一事想请教大帅,是否一定要对我等贵族赶尽杀绝?若我等开城献降,可有转圜的余地?”

    哦?

    这话,让在场的唐军将领愣住了,仔细品了品发现,此人的意思好像是说:我们大王要死战,但我们这群贵族不想死,如果我们开城把大王卖了……

    为了确保信息不会误判,侯君集故意追问了一句,“开城献降?你能做得了渊盖苏文的主?”

    许侍郎摇头,“下臣自然是不能做大王的主。但所有贵族合力可以。”

    妥了,明白了!渊盖苏文昏了头了,竟然派了个二臣过来议和?他绝对想不到,这位二臣一见面就把高句丽卖了。

    侯君集转头看向了牛进达,敌人通敌卖国,想要卖了高句丽,牛进达又能说什么?人家主动卖的,又不是大唐逼迫对方投降的,这里面意义完全不同。如果老牛再执着的拒绝对方献降,那就是不懂事了。难不成为了你老牛想要的厮杀决战,就不拿大唐士兵的性命当回事,非要打吗?

    于是牛进达别过头去,不再言语。

    侯君集心中暗笑,但面上却表示为难,“这个……我大唐天兵杀到,目的是复仇,但打出的旗号却是拯救高句丽受苦的百姓。高句丽贵族无道,欺压百姓,百姓苦贵族久矣。”

    “如果你们献降,本帅答应了放过你们,恐怕高句丽的百姓不答应啊。”

    “我大唐皇帝陛下有言,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没有什么能比一国民心更重要。”

    “所以……所以你明白了吧?”

    啊?我明白什么?

    您比叨逼叨半天,全是大道理,我应该明白什么呢?

    “大帅,下臣愚钝,没有明白您的意思,您是说不行,我们非死不可吗?”

    噗……

    侯君集想吐血,心说高句丽这文官水平不行啊,怎么听不懂官腔呢?将来一定让人多给他们上课开会培训提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