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对话五脏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另辟蹊径
    七月,暑假到来。

    少年宫的赛事,也吸引到了很多大朋友。

    他们看到少年宫有教武术的老师后,回家就开始跟爸妈嚷嚷。

    也因此,赛事的持续举办,加之暑假让很多孩子没了课上,报名人数每天都在增加。

    尤其是很多家长在看到少年宫里的那些老师,一个个都是有获得过国家级大奖的经历,甚至还承诺只要小孩学得好,还会帮忙送他们出去参加比赛。

    这种诱惑直接让家长们抵挡不住了。

    同时,中医药知识竞赛的话题,也在江汉同城抖音上非常火。

    家长们看到自家小孩站在镜头前,总是会忍不住发给七大姑八大姨,让他们也都观摩一番。

    而几百上千个小孩,背后的家庭就有点多了。

    这帮人每天都在为赛事主动增添流量,也使得江汉对于中医药文化的讨论,变得越发广泛起来。

    陆九要的就是这个氛围。

    中医药的话题只有经常讨论,才会慢慢深入人心。

    就像这一两年来,自从疫病结束后,每隔一段时间,新闻就会报道某某某病毒来了,大家要做好预防措施。

    在这样的宣传下,大家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就会跑去医院检查检查。

    预防病毒肯定是没错的,但是千日防贼,总有松懈的一天。

    只有在平时保持健康的生活观,始终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即便是病毒来了,伤害也能降到最低。

    陆九就是要在潜移默化中,改变江汉市内所有人的生活观。

    “院长,统计结果出来了,喏,这是统计表,你看一下。”向敏来到陆九的办公室,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他。

    “谢了。”陆九笑道。

    向敏一笑,转身离开。

    陆九则仔细看起了统计的表格。

    按照陆九中医院目前的规模,从建院初期到现在,一共解决了三万六千七百八十一个疾病。

    一开始肯定是最少的,后来就趋于平稳,直到跟魏医堂合作,医生变多了之后,治愈曲线图就又开始攀升,目前也已经稳定下来了。

    这三万多个疾病中,八成都是最普通的病,比如感冒,还有一些急症。

    像正骨科的轻微骨折等等。

    重症康复的患者,到目前为止,一共三例。

    都是陆九治的。

    当然,这也只是基于陆九中医院的治愈标准。

    像一些癌症患者,他们从最开始的吃不好睡不好,大小便都不正常。

    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可以正常生活,只是体内的肿瘤癌细胞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已。

    以生活质量来衡量的话,他们显然是得到了不错的治疗,但以数据来衡量的话,他们的病情基本没什么变化。

    陆九看了眼任务进度。

    很显然,系统认可陆九中医院的治愈标准。

    也就是说,只要让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根本保障,那么很多病在系统看来,就是已经治愈了。

    从统计表格中看,陆九中医院每天的治愈疾病数量都在三四百徘徊。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任务在年底就能完成。

    有可能更快。

    因为陆九中医院现在每天都在招医生。

    很多之前在江汉中医院上班的人,也都跑了过来,从头开始学中医。

    这些人里,甚至不乏有考上编制的人。

    都说这年头,编制才是最香的。

    然而当江汉中医院彻底没有多少患者后,即便有编制,也只能吃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是一点没有了。

    在江汉,两三千块也不是不能活,可看到身边有朋友八九千甚至上万。

    自己再拿两三千,心里可就有点不平衡了。

    尽管来到陆九中医院需要重新学习,而且干活也累。

    但说真的,来了这边后,除了工作上的事之外,基本不需要操心别的东西。

    什么报告啊,开会啊,总结啊,统统没有,顶多就是偶尔加加班,但加班了也是三倍工资,绝不克扣。

    累是累了点,可多劳多得的制度,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陆九中医院人一多,江汉中医院的人可就少了。

    尤其是大批量的人员离开后,留下来的要么是中层干部,要么就是岁数大了压根不想挪位置的。

    但光有干部,没有普通的一线医生,医院也是很难开下去的。

    当江汉中医院两个季度出现亏损后,上面的领导终于是对江汉中医院问责了。

    作为管业务的齐院长首当其冲,他也主动揽下了这口锅,提出了离职申请。

    可惜被上面的领导否决了。

    不仅如此,还破格把他提到了书记的位置,成了江汉中医院的一把手。

    原先的一把手成了担责的那位。

    事情的发展出乎齐敬的意料,随之而来的,却是上面下派的任务。

    要他在今年之内,让江汉中医院扭亏为盈。

    否则现在这个位置,依旧是不保的。

    接到这个任务,齐敬也是一脸苦相。

    想要在半年内将现在的江汉中医院扭亏为盈,这可太难了。

    毕竟陆九中医院强势崛起后,很多人就算想看中医,首选也绝对不会是他们。

    再加上陆九中医院疗效那么好,费用还比他们便宜,这就更加没得比了。

    可以说江汉中医院尴尬就尴尬在,比医疗器械比不过江汉人民医院,比中医质量比不过陆九中医院。

    两头都沾不到边,这还玩啥?

    陆九中医院,院长办公室。

    正在休息看书的陆九,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人正是齐敬。

    “喂,齐院长,听说你高升了,恭喜恭喜啊。”陆九笑呵呵地接通了电话。

    “陆院长,有没有空坐下来谈谈?”齐敬笑道。

    “那得看你想谈什么,如果是过来我们医院,不用谈,随时欢迎。”陆九笑道。

    “过来就不过来了,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想请伱帮个忙。”齐敬道。

    “什么忙?”陆九问。

    “上面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在年底之前,将医院扭亏为盈,现在只有半年时间,我想让江汉中医院学习你们医院的模式,彻底改变现在的制度,或许还有一线希望。”齐敬道。

    他知道陆九中医院在现有模式下,盈利已经不低了,甚至比他们当初最鼎盛时期都还要更赚钱。

    毕竟陆九中医院完全不需要支付医疗器械的高额成本,最大的开支也只是医院的日常运营和医生的工资。

    有药膳科等一众高盈利科室,陆九中医院的赚钱能力,已然是超越了传统的中医院。

    “齐院长,不是我说风凉话,我们这个模式,公立医院模仿不了的,我就说一点,你们没中医,我们的模式是建立在有真正能治病的中医上,没有他们,这些制度根本落不到实处,江汉中医院想要走这条路,是行不通的。”陆九道。

    除了医生之外,公立医院的晋升制度,管理制度,都不是一下子说改就能改的。

    “我也知道有难度,医生我会想办法招,只要陆院长你肯帮忙,”齐敬言语中也透露着些许的歉意,“我也知道作为竞争对手,提出这种要求确实是有点过分,可我真的找不到能帮我们医院渡过难关的人了,这次对江汉中医院来说是危机,同时也是转机,大家目前改革的意愿非常强,只要我下命令,没有人敢不听。”

    在面对医院真的有可能破产倒闭的困境中时,曾经那些顽固派,此刻也倒戈了。

    这也是齐敬来找陆九的底气。

    他现在掌控的江汉中医院,在人员调度上已经没有任何阻力。

    “诶,齐院长,我倒有个合作的想法,不知道你觉得如何?”陆九道。

    “说说看。”齐敬洗耳恭听。

    “既然齐院长你已经下定决心要模仿我们的制度,那我们两家医院干脆进行深度合作,你们的医生可以过来跟师学习,我们的医生可以过去坐诊,同时,我们这边也会建议一些有意愿的患者去你们医院进行检查,检查费用必须有个折扣,这么做,一来是帮你们渡过制度改革的阵痛期,避免出现没有医生无法改制的情况,二来是培养新人医生,让改制后的江汉中医院能够维持下去,三来可以让一些本身就想要做检查的患者,有个更实惠的去处,四来也能让你们恢复一定的盈利能力。”

    “至于医生的工资问题,我们后续再详谈,检查费用这一块,也可以根据你们的医疗设备成本及盈利状况,估算出一个最大的折扣值,以保证你们正常盈利的同时,让患者出最少的检查费用,你觉得怎么样?”陆九道。

    齐敬的到来,让陆九有了新的想法。

    因为他本身并不排斥医疗设备,日后陆九中医院壮大了,也是要购买一些医疗仪器的。

    毕竟很多患者在治疗期间,总是靠医生说,是很难对自己的身体有一个更直观的感受。

    医疗器械规定的那些数值,配合上中医的诊断,能够在患者看病期间,得到一个更加舒服的看病体验。

    但现在齐敬找上门来,却也让陆九萌生了一个想法。

    与其自己花钱去购买医疗器械,倒不如直接利用江汉中医院的医疗器械。

    如果这个合作能够建立,陆九中医院就不需要再额外花费大量的资金购买医疗器械,同时还能够让江汉中医院活过来。

    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齐敬在听完陆九的想法后,也是明白了陆九的意思。

    从他的话语中,齐敬其实听出来了,陆九中医院可以无偿帮助江汉中医院渡过难关,唯一的要求是让他们降低检查费用。

    这个忙帮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以陆九中医院目前的发展情况,即便是完全不搭理江汉中医院,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他还是愿意这么做。

    “这么合作的确对我们有利,也比我此前的想法更加稳妥,感谢。”齐敬道。

    陆九笑道,“我也挺期待江汉中医院真的能改制成功,如果一个公立医院也能实施我们的制度,那对中医而言,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尝试。”

    齐敬道,“难啊,我们不像你们,没有医疗器械的高额成本,要不然也不至于压低医生的工资,让他们都跑了。”

    同在江汉,人民医院医生的工资就要比中医院医生的工资高出一倍。

    人民医院一个胃肠科医生,一个月可以拿到八九千,但中医院胃肠科的医生,只能拿到四五千。

    人民医院里的医生工资高,中医院能理解,毕竟人家的医疗器械先进,手术也做得多。

    但陆九中医院却让所有一线的医生都能拿到八九千的工资,这就让江汉中医院的医生坐不住了,得亏江汉中医院是公立医院,要是私立,早跑干净了。

    只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陆九道,“其实我觉得齐院长可以转变一下思路,江汉中医院可以拓展一下属于自己的优势领域。”

    齐敬疑惑道,“优势领域?”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江汉中医院的优势在哪。

    陆九道,“你觉得人民医院的优势在哪?”

    齐敬顿了顿,“医护人员多,医疗设备先进,手术能力一流。”

    陆九道,“说白了,他们就是手术比你们强,对吧。”

    齐敬哭笑不得,“这么理解也可以。”

    陆九又道,“那你觉得陆九中医院的优势在哪?”

    齐敬道,“中医水平高,价格亲民,疾病治愈率高。”

    陆九笑道,“总结下来就是,人民医院手术第一,我们疾病治愈率第一,而中医院,可以做到检查第一。”

    “我认为中医院可以完全抛弃手术这一领域,专门针对检查大做文章,这么做,一来可以降低医院的运营成本,二来可以用价格战,狂揽患者,以走量的方式薄利多销,只要我们医院接诊的人数多,那么有意愿做检查的患者也就越多。”

    “人民医院的医疗器械固然先进,但是他们所有的器械都是为手术服务的,江汉中医院可以改变策略,与我们深度融合,将检查跟我们的治疗进度融合,让患者能够直观地感受中医治疗过程中,人体数据的一系列变化,这样,或许能另辟蹊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