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做医生,没必要太正常 > 正文 第九十六章:机会来了!
    次日。

    早晨7点整。

    无需闹钟的催促,秦学海的生物钟已经刻入骨髓。

    秦学海的宿舍很乱,资料、书籍、模型到处都是,外人进来都会嫌弃。

    不过他却十分享受,因为他可以清楚的找到每每一个文件。

    坐在床上,秦学海冥思一刻钟的时间,这是他每天必备的环节。

    每天早晨醒来,放空自己的思绪。

    然后整理一下最近的事情,安排好今天的工作。

    对他而言,这十五分钟无比珍贵,甚至相当于他一天的行程表。

    把旧袜子拿到鼻子边闻了闻,套在了脚上,换上一件还算过得去的衣服。

    秦学海起身就准备朝着食堂走去。

    顺便……今天回趟家,收拾一下换洗衣服。

    不得不说,秦学海的妻子能接受这样,真的是很伟大。

    毕竟,这个老公,这些年和上学以后,每周回那么几次家,回来的时候,旧衣服鞋子袜子都要换下来。

    不过,秦学海的妻子很体谅他,知道老公平素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收拾,每次都给准备的体体面面。

    抛开教授的光环来看,秦学海和大多数中年男人没有太多区别。

    袜子破了,也会将就,衣服脏了,用白大褂捂着,再穿一天……

    中国的医生,从来不是体面的代言词,白大褂的下面,谁也不知道这件衣服穿了几天。

    ……

    秦学海很享受学校的感觉,食堂吃饭,宿舍睡觉,实验室做实验,距离医院也近,不需要开车,一切都很方便。

    不过……

    买了早饭,秦学海正要去上班,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的病例讨论还没有来得及看。

    也罢,去了医院再说吧!

    今天有一个疑难病例讨论。

    昨晚他拿回来以后,按照模型分析一番,结果也没有出来很好的结果。

    随后又被杨广业叫去聊了会儿天,这一聊天,耽搁了不少时间,还少喝了两杯。

    于是,回来宿舍就睡着了……

    秦学海无奈的叹了口气,以后不能和这个老家伙喝酒了。

    说话间,秦学海到了实验室内,收拾东西正要离开,忽然看见休息室虚晃着门。

    他愣了一下,靠近一看,才发现是陈恭正在睡觉。

    这小子……又来做实验了?

    看样子忙到很晚。

    看了一眼熟睡的陈恭,秦学海内心满意极了。

    说实话,如此有天赋,还愿意这么努力的孩子,太少了。

    秦学海笑了笑,把手里刚买的包子和豆浆给陈恭放到了桌子上。

    这小子,醒来也不知道几点了,估计食堂也关门了。

    年轻人长身体,这早饭不吃可不行。

    随后,他拿着材料,离开了实验室,边走边翻,脑海里努力思考着这个患者的情况。

    疑难病例讨论,属于临床科室一般都有的一个环节。

    这个女子的疾病,虽然看似并不严重,一个臀部疼痛看起来没有什么。

    可是……

    疑难病例并非仅仅是针对复杂、高难度的病种,有很多时候,临床上这些反而不多见。

    真正常见的反而是那种看起来不严重,但是偏偏无法精准诊断,给予准确治疗的疾病。

    所以,集思广益,寻找突破点,然后触类旁通,则会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说话间,秦学海已经到了医院,路上恰巧碰见了曾辉,手里拿着一个灌饼一杯豆浆走了过来。

    “早啊,主任!”

    曾辉笑吟吟的对着秦学海打了个招呼。

    “对了,吃早饭了没有?”

    秦学海闻声一笑:“哦,没有吃呢。”

    曾辉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好家伙……我真的就是客套一下的。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的啊?

    曾辉顿时神情尴尬了起来,片刻之后,连忙说道:“这个给你,主任,我不饿!”

    “我早晨买多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曾辉可不曾把食物提高半分。

    秦学海闻声,顿时哈哈哈哈的爽朗一笑,拍了拍曾辉的肩膀:

    “这也太巧了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上午还有手术,这饿着,还真难受!”

    说话间,秦学海直接顺手牵羊的把曾辉手里的灌饼拿了过来。

    “豆浆你喝吧。”

    “我吃点就好了。”

    “呵呵……”

    “快吃啊,别客气。”

    曾辉彻底傻眼了,好家伙……人情世故你是完全不懂对吗?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就是客套一下吗?

    这……这……你真敢拿啊!

    曾辉欲哭无泪。

    他发现,秦主任变了……

    没错!

    以前的秦主任可不是这样的,温文尔雅,谦和恭让……

    怎么会这样呢?

    不知为何,曾辉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陈恭!

    对,这小子浑身透露着一股子不正常的气息。

    他觉得,秦主任肯定是被陈恭给传染了,要不然……抢早餐这种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的。

    呜呜呜……

    这可是花了十块五毛,加了里脊、王中王、土豆丝的豪华灌饼啊!

    就这么……就这么被抢走了。

    两人到了办公室之后,曾辉也不装了。

    他喝着豆浆,从抽屉拿出一盒饼干,也不遮掩了,索性吃了起来。

    他要给秦主任看看,他也没吃饭。

    可惜……

    秦学海压根没有看他的饼干。

    反而说了句:“哎呦,最近血压有点不稳,你嫂子不让我吃的这么咸,你这里面怎么加了这么多东西啊?”

    “罢了,罢了,将就吃吧!”

    曾辉嘴角一抽,哥哥,你做个人吧……

    吃过饭,到了七点半了。

    曾辉和秦学海都对早饭的事情缄口不提。

    这就是配合,相得益彰,默契无比。

    曾辉随后翻开了疑难病例讨论患者的信息,昨天晚上,他又是查资料,又是咨询同行,现在也有了一定的思路。

    但是,这些思路依然是不完善的,需要大家讨论一番。

    “主任,这个病例,您怎么看?”曾辉忍不住问了句。

    秦学海愣了一下……

    说实话,他昨晚其实准备要看的,但是没有来得及,今天早晨来医院的路上,这一路上只是看了个大概。

    具体思路脑海里也没有清楚的概念,原本寻思着一会儿等大家讨论的时候,他再好好琢磨琢磨。

    没想到曾辉率先问了。

    秦学海沉思片刻,认真说道:“很有趣的一个病例!”

    “我们得从多学科角度出发,对这个疾病寻求一个多方位的思考。”

    “不能把思路局限于骨科……”

    曾辉听见秦学海的话,顿时忍不住眼神里多了几分笑意。

    好家伙……

    官话套话说上了!

    这还了得?

    曾辉作为秦学海的老部下,对于这个领导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他就知道领导还没来得及看。

    秦学海察觉到了曾辉的异样,顿时白了一眼对方,咳咳一声,正要说话。

    忽然电话响了起来,秦学海接起来之后,顿时皱眉:“好!”

    “哦……”

    “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秦学海面色凝重的说道:“今天的病例讨论我不去了。”

    “急诊来了一个车祸患者,十分严重,需要赶紧手术。”

    “我得过去一趟。”

    曾辉闻声,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点了点头:“嗯,你放心吧。”

    “病例讨论的事情我来负责就行了。”

    看着秦学海连忙起身离开,曾辉这边拿起了对方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和病例,起身朝着医生办公室走去。

    早交班还没有开始,患者赵巧仙的家属已经在门口恭候着呢。

    “曾主任,我老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已经住院一周了,情况非但没有任何缓解,甚至感觉加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对了,我刚才看见秦主任出去了?他不是说要组织专家们讨论一下我老婆的情况吗?”

    “到底怎么回事?”

    赵巧仙的老公身高一米七左右,但是很瘦,充其量一百斤出头。

    他和赵巧仙站在一起,可以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曾辉看见男子显然有些着急,连忙解释道:

    “你放心!”

    “你妻子的问题,我们绝对会认真负责去处理,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至于秦主任,现在有紧急手术,需要处理。”

    “你妻子的病例讨论,我们也会如期进行的。”

    曾辉的耐心解释,并没有让对方减轻多少的疑虑。

    “这个……这个……能行吗?”

    “哎……”

    曾辉看见对方的眼神和形态,忍不住叹了口气,其实他并不怪患者对于他们的不信任。

    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好而已!

    可是,话又说话来,临床中有各种各样的疾病,千奇百怪,医生也不是万能的啊!

    可惜,患者不会听你解释。

    曾辉看着对方,认真说道:“这样吧,我们会对你妻子的问题进行一个详细的讨论。”

    “如果我们没有确切把握,或者说依然找不到原因。”

    “我们会告知与你,如果你有其他想法,也可以和我们沟通,行吧?”

    男子闻声,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

    ……

    曾辉看着对方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进了医生办公室内,准备开始交班。

    大家看着曾主任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也是有些担忧。

    曾辉的确有些疑虑,曾辉擅长的是手术,骨关节手术,他可以说是医院做的最好的。

    关节置换手术,可以说是省内顶级水平。

    就连秦学海都自愧不如。

    但是,诊断这个东西,他承认自己绝非顶尖。

    所以,对于赵巧仙的情况,他同样也有些担心,因为这个患者,他来回检查了很多遍,也拟定了几种治疗方案。

    可是眼看着一周过去了,却依然没有任何积极的反馈。

    这该如何是好?

    交班照常进行,曾辉沉默不语,他依然在思考赵巧仙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值班医生忽然说道:

    “昨晚,67床赵巧仙情绪有些崩溃,昨晚臀部疼痛加重,卧不能眠,焦虑。”

    “我们请疼痛科的会诊之后,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方案,短暂进行止痛治疗之后,却效果一般,排除神经痛的可能性。”

    “昨天晚上,还对值班的护士进行了言语上的……”

    值班医生的话,让曾辉微微皱眉。

    他点了点头:“嗯,好了,交班就到这里吧!”

    “大家现在准备讨论一下赵巧仙的病例。”

    “各抒己见,每一个医生都提提自己的想法。”

    听见曾辉的话,护士们纷纷离开了办公室,留下所有医生,值班医生和几个轮班负责过赵巧仙的医生或者主任,都有些微微摇头叹息。

    很快,讨论开始。

    “我觉得可以适当考虑一下妇科病。”

    “我最近查了一下,腰骶部以及臀部区域的疼痛,可以和慢性盆腔炎症形成的瘢痕粘连以及盆腔充血有关系,

    该病的发生发展,可引起下腹部坠胀、疼痛及腰骶部酸痛。常在劳累、性1生活后及月经前后加剧。”

    “所以,我建议邀请妇科排查一下这种可能。”

    率先发言的是关节科的组长,主任医师陈民。

    他这个思路,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因为患者之前的确也偶妇科疾病的疾病史。

    这时候,昨晚值班的医生摇了摇头:

    “我觉得慢性盆腔炎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慢性盆腔炎的确可以出现下腹部坠胀、疼痛及腰骶部酸痛。”

    “但是,慢性盆腔炎全身症状为有时低热,易感疲劳。

    而且,由于慢性炎症而导致盆腔淤血、月经过多,卵巢功能损害时会出现月经失调。”

    “似乎患者最近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而且住院之前,患者因为在有巧克力囊肿,也进行了妇科诊疗,并未发现异常。”

    “我觉得,妇科对于慢性盆腔炎,是有一定的诊疗权威性的。”

    值班医生的话说出以后,曾辉点了点头:“嗯,可以考虑在内,大家还有什么想法?”

    曾辉说完之后,继续翻开病历记录和笔记,想要寻求一些特殊的线索。

    可是……看来看去,也没有很好的收获。

    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了秦学海的笔记,犹豫一番之后……

    秦学海没有翻动,而是打开了秦主任手里那一份病历记录。

    此时此刻!

    病房内的讨论如火如荼的进行,甚至俨然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

    曾辉坐在一旁,依然没有吭声。

    因为……此时的他,内心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思路。

    如果站在秦主任的思维角度,他会如何诊断这个患者呢?

    曾辉很佩服秦学海。

    在曾辉眼里,秦主任绝对是一个典型的六边形战士。

    科研、临床、实验、技能、诊断、手术……

    无一不精!

    那么,如何是秦主任,他会怎么诊断呢?

    曾辉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尽可能的让自己脑海保持清醒。

    他继续翻看病例记录。

    忽然……

    病例继续翻看,曾辉很快就被最后几张图纸给吸引了注意力。

    病例结尾末端,画着一个巨大的人形。

    看的出来……

    “秦主任”应该是想要画出患者的身体结构来,但是……画的也很形象。

    他继续往下看……

    “臀部疼痛!”

    “按照位置进行分析……”

    “主要以患侧腰骶部或下腰部疼痛为特点,而且伴有腘窝的肿胀不适。”

    这时候,画面里多了一条线,从腘窝联系到了腰骶部区域。

    但是,却没有延伸到腰骶神经周围……

    这个画面,让曾辉多了几分思路,脑海里突然之间有了一定的想法。

    继续往下看……

    “疼痛特征:多为胀痛、酸痛和隐痛。”

    看到这里,曾辉已经可以独立思考了,如此一来,是不是可以排除掉了闪电痛、阵痛……等症状。

    “检查……”

    影像学检查,应该可以排除掉骨骼、骶髂关节区域的病变,不存在椎间盘的改变……

    那应该自己该从哪方面思考呢?

    这时候……

    他忽然看到想到什么,连忙把病历记录往前翻。

    果不其然,这时候,曾辉忽然看到了患者的体格检查。

    “骶髂部皮下组织深部触及肿大淋巴结!”

    这一句话,被反反复复画了四五次。

    难道和这个有关系?

    这个时候……

    曾辉连忙往后翻去,顿时……

    眼前的画面,让他差点激动的站起来。

    这是一个骶髂关节臀部区域的组织和结构图。

    上面清楚的画出了患者臀部组织结构,其中包括了骨骼、神经、关节、肌肉……

    但是,最重要的是,画面里有一个筋膜被破坏的场景,而一团物质卡到了骶髂筋膜之间。

    这是……

    顿时,曾辉看到了一行字……

    “骶骼筋膜脂肪疝!”

    竟然是这个!

    曾辉看着结果,直呼内行!

    腘窝肿胀,静脉回流收到影响,出现下肢静脉曲张的可能性!

    导致机械性伸膝和屈膝受限,疼痛较轻,紧张膨胀感明显。

    主要以患侧腰骶部或下腰部疼痛为特点,多为胀痛、酸痛和隐痛,一般不严重,但影响步行。

    而且伴有腰骶部区域的重大淋巴结。

    ……

    一条条线索,直接把患者的情况,罗列出来,有理有据!

    曾辉看完之后,内心激动不已!

    果然,果然还得是秦主任。

    自己还秦主任的差距还是这么大。

    他不知道要掌握到这种程度的诊断需要具备多少专业的技能。

    但是,他很清楚,单凭自己眼下的水平,是绝对不够的。

    秦主任能得到这样的结果,绝对来源于丰富的基础解剖学知识的积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及独具一格的诊疗思路和特征。

    真的是太厉害了!

    而此时,办公室内已经陷入到了僵持不下的地步。

    几个小组各抒己见,很难得到一个统一的答案。

    这时候……

    曾辉知道,轮到他了!

    曾辉咳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也示意大家:我要开始装逼了!

    果然,伴随着曾辉的声音响起,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众人纷纷看向曾辉,有几分好奇,不知道曾主任会有什么想法?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曾辉抱有期待。

    因为曾辉年仅40出头就做了骨关节科主任,这让很多老资历,自然是有些意见的。

    他们都是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主任,现在担任组长。

    不可否认,曾辉的手术做的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因为年轻,曾辉的诊断技巧,显然不如他们之中有些专家。

    他们也想看看曾辉有什么想法。

    曾辉此时自信满满!

    得到秦主任“答案”的他,说道:“刚才听完大家的意见和想法之后,我觉得……很有意义。”

    “不拘泥于骨科的诊疗思路,结合多学科交叉的判断方法,很好。”

    “我这里,也有一个想法,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虽然曾辉觉得自己诊断成功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

    却依然选择了谦虚的说话方式。

    他很清楚,科室里很多老主任对于他的信任程度还不够。

    而科室的运转,离不开这些老专家们的支持,曾辉会为了科室的健康运转,选择一种适当的方式和方法。

    一个科室、一个医院,并非只有主任,他更多的中坚力量的那些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

    他们的存在,是医院的蓄水池。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医疗蛀虫永远无法做到彻底的原因所在。

    因为国家和人民,缺不了这些人。

    选择对医药公司出手,会让那些医老虎忌惮。

    但是对于那些普通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主刀医师来说,却有些困难。

    因为离不开!

    这是一个无奈的现状。

    ……

    曾辉继续说道:

    “对于赵巧仙的情况,我认为是一个外科病。”

    “腰骶部脂肪疝!”

    “首先,患者具备这种疾病的发病因素,体重过大,脂肪含量很高,而且长期久坐。”

    “其次,以患侧腰骶部或下腰部疼痛为特点,多为胀痛、酸痛和隐痛,一般不严重,但影响步行。”

    “下肢腘窝肿胀,存在静脉曲张的前期症状……”

    “这些都很符合。”

    “最重要的是,腰骶部区域有一个类似于肿胀的淋巴结。”

    “我建议,可以先做一个彩超看看情况,然后邀请外科的医生进行会诊。”

    “杨主任、李主任,你们觉得呢?”

    曾辉说完之后,特意问了问两位老主任的意见。

    两人闻声,顿时面色凝重起来。

    他们也被曾辉的这个想法和答案给震撼到了。

    他们脑海里快速思考起来,片刻之后,两人对视一眼:

    “我觉得曾主任说的很有道理!”

    “的确,我支持这个决定。”

    曾辉闻声,点头说道:“好!”

    “那就这样决定了。”

    “小杨,你去给患者下彩超,邀请外科会诊。”

    主管医生听见之后,连忙点头,开始忙碌起来。

    而大家此时看着曾辉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肯定。

    想要做好科主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曾辉现在还处于一个服众的阶段。

    不仅要在手术上,还要在综合能力,业务能力上,让大家认可。

    这很难!

    但是,这也是一个主任应有的晋升方式。

    起码,不是靠关系就能上位。

    ……

    ……

    很快,赵巧仙的彩超结果出来了。

    患者的确是腰骶部脂肪疝!

    腰骶部的脂肪组织,已经嵌入到了骶髂筋膜之中。

    正常情况下,疝的内容物可以在内压力的作用下,经疝环进入疝囊,并可自行(或经外力)回纳至原来位置。

    当各种原因(如摩擦、粘连等)使可复性疝的内容物突然不能回纳,局部肿块增大时,说明并发了嵌顿,此时称为嵌顿性疝,严重者可以导致缺血坏死。

    而赵巧仙的体重太大了!

    每天的压力使然,让患者的嵌入更加明显,甚至严重阻碍了静脉回流,造成了肿胀。

    如此任由其发展下去,可能真的会导致组织的缺血坏死。

    当外科会诊医生看到这个病例之后,直接惊呆了!

    “杨医生,这情况实在是太罕见了!”

    “脂肪组织造成的骶骼筋膜脂肪疝临床是真的太少见了。”

    “我们外科都不一定能遇到一个,你们竟然找到了,而且关键是还能诊断出来。”

    “真的厉害!”

    小杨医生自然不敢居功,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曾主任诊断出来的。”

    说话间,小杨都感觉脸上有光。

    你们外科诊断不出来的疾病,我们可以诊断出来,厉害吧!

    而赵巧仙的家属在得知具体病因之后,也是激动的找到了曾辉,感激万分。

    曾辉看着众人的表现,也是老脸一红。

    说实话……

    他也是不敢居功啊!

    可是……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爽。

    这些可都是秦主任的功劳啊。

    等到上午十点多。

    秦学海这才疲乏的回来了,他看了一眼曾辉,连忙问了句:

    “怎么样了,病例讨论完了吗?”

    “什么情况?”

    曾辉笑着连忙招呼秦主任坐下,主动给倒了一杯热水:“主任,这个……嘿嘿,太感谢您了。”

    “您今天可是帮我立足了啊!”

    秦学海一听,顿时皱眉:“啊?什么意思?”

    曾辉见状,笑了笑:“好了,您别装了,我可都看到了!”

    “而且,赵巧仙的情况,和您说的如出一辙!”

    “真的太厉害了。”

    “想都想不到,竟然是脂肪疝。”

    “哎,临床这么多疾病,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罕见的脂肪疝。”

    “对了,秦主任,您是怎么想到的?”

    秦学海被曾辉的一番话说蒙了!

    “啊?”

    “骶骼筋膜脂肪疝啊?”

    “的确是很稀罕的病,我这么多年,还真的没遇到过一次。”

    “哎……要不然说,咱们身为医生啊,永远不能自满,因为疾病的种类,太多了,很多疾病你可能一辈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身为医生,要永远心怀一颗学徒的心啊!”

    “哎!”

    “不对不对……你等等!”

    “什么叫做我诊断出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

    曾辉看见秦学海这般模样,也是明显愣了一下:“啊?”

    “什么意思?”

    “主任,您别逗我了,我就是从您的病历纸上看到的。”

    “难道不是您画的吗?”

    秦学海闻声,连忙拿过自己的笔记本和病历。

    翻看一番之后,顿时整个人愣住了!

    背面的画图,和诊断思路……

    这些可都不是他做的!

    是谁做的?

    秦学海仔细一琢磨,忽然瞪大眼睛,难道……是小陈?!

    毕竟,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人有机会接触到了啊?

    越想,秦学海越发觉得可能性越大。

    他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恭的电话:

    “小陈,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回答。”

    “你是不是动我的病历记录和笔记本了?”

    “哎呀……我不是在怪你!”

    “你就说是不是你就对了。”

    “是?!”

    “好的好的!”

    “太棒了!”

    “我告诉你,你的诊断完全正确!”

    “好好好!”

    “不错,做得好!”

    “以后我办公室的东西,你随便翻看,嗯,我的笔记?笔记可以看,甚至可以改,你只要是觉得看的不对,或者有其他意见,我让你改!”

    “实验室,你有足够的自主权,你完全可以使用的我印章进行签字,这个事情,我直接可以授权给你!”

    “对了,小陈,我告诉你一件事儿。”

    “你最近做一做到临床的准备,我觉得,你的培养不能只在校园里面,你需要参与到临床中去!”

    “而且,眼下还有一个解剖知识和技能竞赛,正好你这段时间在外科,多转转,然后去参加这个竞赛!”

    ……

    秦学海挂了电话之后,心血翻涌,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面带笑容的看着曾辉:

    “呵呵呵!”

    “你都听见了吧?”

    “小陈,是小陈这小子做的!”

    “我昨天去了一趟实验室,原本准备考虑这个赵巧仙的情况,结果被杨院长叫去聊天了。”

    “小陈这家伙,昨晚去实验室,然后顺手给我写了出来。”

    “呵呵呵……这小子,真的是让我越来越看不透了!”

    “他不属于学校。”

    “特殊人才需要有特殊的培养方法。”

    “拥有绝对体感的人,更是不能浪费自己的天赋。”

    “我现在觉得,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参加这个解剖知识技能竞赛,而且拿个奖!”

    “绝对体感啊,这可是绝对体感!”

    “啧啧……”

    秦学海越想越兴奋,越想也越开心。

    而曾辉站在那里,同样是震撼无比。

    陈恭!

    他真的没有想到,陈恭能给出赵巧仙的精准诊断来。

    要知道……

    陈恭接触的只是病历而已。

    单纯依靠病历,竟然能想到骶骼筋膜脂肪疝?

    这简直是惊为天人,闻所未闻的事情啊!

    太厉害了……

    简直太牛了!

    曾辉苦笑一声:“我……我还不如小陈啊!”

    “真的是……”

    “哎!”

    曾辉忍不住摇了摇头,内心多了几分惭愧。

    秦学海闻声,白了一眼曾辉:“你和绝对体感比什么?”

    “这东西,讲究的是天赋!”

    “良医没看过吗?”

    “我觉得,这小子,比起陈恭,还差了一点。”

    曾辉皱眉:“差在哪儿?”

    秦学海眯眼一笑:“陈恭比他还要不正常!”

    ……

    ……

    而此时!

    山河医科大学校。

    基础医学院的楼外面,挂着好几道的横幅。

    “热烈欢迎课题评审专家到我校莅临指导。”

    “热烈欢迎徐通教授到我校学术交流。”

    “热烈欢迎……”

    红色的横幅在空中摇曳,似乎今天是一个喜庆的日子。

    而生化教研室的工作人员,几乎全部投入到了这一次的工作中去。

    学生会的学生们充当着礼仪和导游的角色。

    热闹非凡!

    而相比外面的热闹和喜庆。

    而此时的大会议室内,却鸦雀无声。

    杨广业站在前面,身后的大屏幕上,播放着《通过三羧基循环原理对动脉粥样硬化生化指标的探究》。

    教室中间,第一排是徐通为首的省内专家评审组。

    第二排,是学校和学院的一些领导。

    毕竟,杨广业拿到这个课题,自然而然的成了学校的明星人物。

    校领导对于这一次的课题,也十分重视!

    而后面,则是本次课题的组成人员,以及学校、附属医院一些专家教授。

    大家都来旁听这一次的会议。

    很快!

    杨广业笑着对着众人微微点头鞠躬:

    “各位专家,各位教授,我的汇报到此结束。”

    “欢迎各位进行点评。”

    话音刚落,台下掌声一片,但是很快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徐通。

    虽然只是客套性的走一遍最后的流程。

    但是……

    却不能省去。

    而此时,徐通看了一眼身边的刘蓉,笑着说道:“刘教授,你先来吧?”

    刘蓉点了点头,他是山河省生化研究所的副所长,也是附属医院的检验科主任。

    同时还是附属医院检验学总教教研室的主任。

    承担着医院生化检验,内科诊断的重要角色。

    刘蓉在省内的地位,都很高。

    这一次,自然也是受邀参加了课题最后的评审工作。

    刘蓉点了点头,拿起自己准备的草稿,认真说道:

    “我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问题。”

    “那就是课题的创新性。”

    “在我看来,这个课题存在套皮的嫌疑,因为你们实验依然存在脂类代谢对动脉粥样硬化的研究。”

    “脂类代谢,低密度脂蛋白,这些对于动脉粥样硬化有关联,但是不够!”

    “我想请杨教授回答一下,你们的深化研究是什么?”

    “单纯脂类代谢,不能算作是三羧基循环吧?”

    “如果这样的话,会多少让人感觉失望。”

    果不其然,刘蓉的问题,直接让现场气氛飙升了起来。

    杨广业点了点头:“刘教授的意思我很清楚。”

    “我们显然不是单纯进行脂类代谢分析,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研究,其中包括了三羧基循环中的一些其他产物。”

    “基础资料里面有一些相关的信息,可以回答这个……”

    ……

    刘蓉的这个问题,不难不易,很合适。

    让会议的进度,推进了不少。

    接下来的其他评审专家,或多或少提了一些问题之后,纷纷点头,向杨广业表示祝贺和称赞。

    不得不说,这个课题的确是一个优秀的课题。

    杨广业也很开心!

    眼看着,就要到了最后的核心人物,徐通教授了。

    杨广业没有在意,毕竟,徐通是课题的参与者,所以,他应该不会提出太过于刁难的问题,或者让课题卡壳。

    就在这个时候,徐通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这里,恰巧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基础知识以及佐证材料,有所欠缺!”

    “我想问一下,你们进行中,发现泡沫细胞的形成、脂质沉积和炎症反应等机制,可以作为新的检测指标评估as的危险程度。”

    “但是,我却没有发现,泡沫细胞在三羧基循环中存在的价值在哪儿?”

    “而泡沫细胞的形成,是这个课题的关键点。”

    “你们如何佐证,是否有论文支持,泡沫细胞和三羧基循环有关系呢?”

    “以及,泡沫细胞形成的关键点在哪儿?”

    “如何发生机制。”

    “这是你的指标,我觉得证明程度不够。”

    “谁来补充一下这个说法。”

    “所以,我对这个课题,还是存在一些担心的。”

    “我本人也是课题的参与者,但是,我无法说服自己,的确,脱离了泡沫细胞,也能成立,但是不够完美。”

    “所以,在这个论点没有出现之前,我觉得,大家还需要坐下来讨论一下的。”

    “杨教授,这个问题,还麻烦你解释一下。”

    此话一出,顿时现场安静了下来。

    而同样!

    杨广业也是面色凝重了起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徐通问了这样的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

    徐通继续说道:“当然了,这个问题,是我临时发现的。”

    “但是,我觉得,需要解决。”

    “所以我提出来了。”

    “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圆满解决,我觉得这个课题的评级,会进行重新评估。”

    此话一出,顿时现场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知道重新评估的意思,会降低评级,会降低经费……

    徐通继续说道:“其实,我这个问题,不需要杨教授一个人回答。”

    “课题组每一个人,我都想听听你们的答案。”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

    ps:感谢盟主“王镱涵”大佬的豪气10000打赏,谢谢。

    感谢“军刃”老哥的5000打赏。

    谢谢大家。

    这几天得忙着陪床,每天回来都很晚,哎……我也很累。

    不过好消息是丈母娘这边来了,我能休息一下了,这几天感觉心脏都有些不舒服。

    拜托大家见谅。

    我真的想多更新,毕竟新书期间是上升期,哎……无奈!(ps后面不计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