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二婚后,植物人老公忽然睁开眼 > 正文 第405章 要不,你给我解释解释
    “烟儿,别哭……”

    沈西棠很是动容,想要帮自己的女儿擦拭一下眼中的泪水。奈何她力气全无,只剩下胸口还憋着一口气。手臂根本抬不起来。

    风凌烟吸了吸鼻子,萦在胸腔中的酸涩还是那般浓烈。泪珠,缓缓下落。

    泪水,是止不住了。

    沈西棠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疼惜。“烟儿,我的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我必须要让你知道……”

    风凌烟心如针扎,偏过头去,抬手抹了一下眼泪。

    沈西棠羽睫眨了眨,继续说道。“你亲生父亲,是云城秦家的大公子,他叫秦蘭之。我们在京大相遇,相识,相爱。他虽为豪门公子,为人却低调谦逊……”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和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护好羲和圣湖的古生物资源,我们向议会提出《设立羲和自然保护区》……”

    “不料,这一提议触及到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了他们的强势阻拦。甚至有人扬言要杀了我们。即便这样,我和你爸爸没有退缩,而且还争取到更多的支持者。其中就有裴渊……”

    风凌烟屏住呼吸,认真听着,眼中的泪水慢慢凝结在眼角。

    沈西棠抿了一下唇角,苍白的脸色近乎透明。“现在想想,裴渊跳楼,八成也和他们有关……”

    “他们是谁?”风凌烟五脏六腑狠狠一揪,红着眼睛问道。

    沈西棠眸色黯淡些许,开始喘气。“有位高当权者,也有万恶的资本家……他们官商勾结……”

    风凌烟紧紧握着她冰冷颤抖的手,目光坚决。“他们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制裁。”

    沈西棠弯了弯唇,看向她的眼神,无限的眷念。“烟儿,我知道三少对你很好。我相信他,这辈子一定会护你周全……”

    风凌烟听着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心卡在了嗓子眼。深埋在左胸的慌乱,犹如利刃刺入。

    沈西棠睫毛闪动了两下,眼睛眯了起来,气若游丝。“烟儿,你爸爸送给我的那条项链,在萧晋南手里……你……一定……一定要把它拿回来……”

    风凌烟喉咙堵住,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烟儿……妈妈走了……你不要难过……我是去陪爸爸……蘭之……”

    沈西棠阖上了双眼。

    监测仪器的显示屏上,所有生命指征都成了一条直线。紧接着,发出尖锐的声响。

    风凌烟心脏似被大手狠狠捏住,瞬而又用力松开。

    痛不欲生。

    “……妈妈……”

    君陌殇冲了过来,看了一眼监测仪器,身体猛然一颤,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心脏仿佛被重锤猛击,呼吸在那一刻停滞。

    季院长和医生进来,确定沈西棠没有生命指征之后,给她盖上了白布。

    “三少,三少夫人,节哀。”

    风凌烟如坠冰窖,冰水刺入骨髓,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不……你们再救救她……”

    君陌殇两只手搂着她,艰涩开口。“十一,阿姨走了。”

    “不……”风凌烟没法接受,伸手,就要去扯沈西棠身上的白布。

    君陌殇拉住了她。

    季院长和医生把沈西棠的遗体推了出去。

    风凌烟痛哭,嗓音嘶哑。“三少,我才刚刚知道她是我妈妈,我们还没有相认……我还没有叫她妈妈……”

    君陌殇把她搂入怀里,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脑勺,眼神悲痛。“十一,不要遗憾。最后一刻,有你陪着,阿姨应该很开心。”

    风凌烟的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泣不成声。

    -

    沈明耀和萧晋南同时收到了沈西棠去世的消息,两人神色各异。

    对于沈明耀来说,这个女儿是假的。当年没有揭穿,不过是为了牵制萧晋南。

    如今,两人已经闹掰,她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她死了,对沈家来说,还是一种解脱。

    萧晋南就比较复杂,他对林羽棠是又爱又恨。

    如果说,这辈子他爱过什么人,这个人一定是林羽棠。

    为了和她在一起,他逼得发妻投湖自尽,把沈西棠推下山崖,放火烧死了秦蘭之……

    其中一件,单独拧出来,都足以让他去死。

    至于恨,只因为林羽棠爱的人,不是他。

    即便她失忆,她对他也没有爱意。

    她看向他的眼神,总有一种疏离感。

    萧晋南坐在车内,神色垮了,眼角的皱纹都深了不少。“夫人现在何处?”

    副驾驶座上的林染扭头,回道。“凌天医院。”

    萧晋南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发胀的眉心。“你给臻臻打个电话,让她过来送送她妈妈。”

    “是。”林染低声道。

    萧晋南身体朝后靠了靠,又说了一句。“再给沈家报个丧。”

    林染一怔。“沈老板就在京山……”

    萧晋南眯眼,眸中血色漫溢,危险,杀气腾腾。“沈家还有其他人。”

    林染眸光闪了闪。“明白了。”

    萧晋南面孔更加阴森可怖。

    -

    风凌烟走出太平间,远远看到两道人影走了过来。漆黑的瞳仁随之一缩,定在了原地。

    搂着她的君陌殇也停了下来。

    凌乱的步伐声,由远及近。

    风凌烟一点一点攥紧了手指,俏冷的脸也紧绷了起来,星眸中怒意袅袅。

    “他还敢来!”

    君陌殇眸光一沉,峻脸覆上了一层寒霜。“十一,你想怎么做?”

    风凌烟咬牙切齿,星眸愠着怒火。“我要让他永堕地狱。”

    君陌殇又问。“阿姨的后事,你有什么打算?”

    风凌烟拧眉,目光锋狠。“我想要她安安静静离开,绝不允许其他人来打扰她。”

    君陌殇抿唇。“好。”

    迎面走来的萧晋南,停下脚步,神情晦涩。“三少,三少夫人。多谢你们来送我夫人最后一程。”

    风凌烟深呼吸,指尖狠狠抵住掌心,眸中寒气如利箭,射了过去。“洛平川,你让他们看好了。如有人敢靠近一步,给我往死里打。”

    “是。少奶奶。”洛平川盯着萧晋南,嗓音低沉。

    “萧副市,我夫人的话,听明白了?”君陌殇威压展开,幽邃的眼眸里,一片肃杀狠厉。

    萧晋南眼皮跳了跳,勾起唇角,笑了下。“年纪大了,反应有些慢。三少夫人的话,着实没有听明白。三少,要不,你给我解释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