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画有五千秋 > 正文 第018章 采茶歌词词句句 梦中情实实虚虚
    “春日里,合该有朝气的。”道观里的女道长看着面前的姑娘心如死灰的模样,心里实是不忍。

    杜姑娘什么都没有说,一双眼空洞的看向前方,似乎要从丹房洞穿一道道墙壁,落在神像之上——香火已然把神像熏得发黑,来来往往的人里,最不少的,就是各地的乡绅。

    “仙道贵生,姑娘既然有这样的机缘,就不要求死了。”

    人似乎总是这样矛盾,到了命悬一线之时,渴望着生机。能够活着的时候,又要被生活中这样那样的情感所限制,恨不得一死百了……

    “清明过了,还会有人上坟么?”

    杜姑娘的话让女道长也为之一愣。虽然不知道前者经历了什么,贪生恶死是人之常情,但生生死死之事是寻常百姓最为忌讳提起的。

    “新茶该收了,我与你取来些尝尝,先莫要想那么多了。”

    自己想不通的时候,旁人废再多的口舌,往往也是徒劳。新茶和心事,苦口缓愁心,女道长除了收留与简单的医治之外,也帮不上杜姑娘什么。

    “我去与……”杜家没有自己的土地,仅有的茶田还要受乡绅克扣,但杜姑娘从小没少随着母亲采茶。如今身体还能动,也不想欠旁人太多。

    女道长叹了口气,看这还需要依靠一旁的椅子才能站起身的杜姑娘,心里愈发的难受:“你身体虚弱,多休息。”

    世间事多所谓的命中注定,可女道长自问不可能看到他人遇困,还说着‘命运因果’这样的风凉话语。

    “茶香叻里格春光。”

    “牡丹呀里格娇娇。”

    “依呀哟哟……”

    “梦乡叻里格蝶双。”

    “蜜蜂呀里格悄悄。”

    “依呀哟哟……”

    杜姑娘的‘死’似乎并没有给乡邻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采茶的姑娘们在清明谷雨的节气里,依旧在茶田间,重复着自己寻常的劳动。

    民间的小调,点缀了生活,也唱出了辛勤之下由怀心间的美好。

    “花落叻里格惶惶。”

    “花落惶惶?”这些民间小调发展起来的戏曲,从来的都是以身边生活作为展开的,宁玉泽知道抚州的采茶戏正是从茶灯戏和民间小调转化而来,结合‘明朝’这个时间点,基本也能够确定下来这些采茶的姑娘唱的是什么。

    只是这词里面,听起来似乎有些门道。

    “是惶惶不可终日?”前有杜姑娘的事儿,晏悦一不得不把这词曲联系其间,“这个村子里大部分人以种植茶为生,恐怕这些姑娘也是想要为杜姑娘鸣不平。”

    见宁玉泽还有些犹豫,晏悦一只觉得事不宜迟,当即就要凑上前去:“我们要不要上去问问?”

    “咔嚓,咔嚓……”

    “什么人?”晏悦一踩过地上的枯枝,声响惊动了采茶的姑娘们,歌声停了,众姑娘都类同惊弓之鸟,转过头来看向晏悦一过来的方向,“你,你不要过来。”

    意识到自己的突然出现让姑娘们反应如此之大,晏悦一下意识的往后退,地上的田垄一绊,直接就砸在了宁玉泽身上。

    女孩子还则罢了,陌生的男子对于这些姑娘们来讲,只怕能把人吓得魂不守舍。宁玉泽被踩了一脚,还磕到了头,却不敢叫出声音来,咬着牙把人扶起来:“你不要这么莽撞。”

    “哦。”晏悦一不是傻子,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当然知道自己恐怕是把人撞疼了,却又隐隐觉得宁玉泽多少是有些小肚子鸡肠了,“下次我走路小心点儿。”

    “你,哎……”

    明明自己并不是在说晏悦一撞上自己的问题,又生怕自己解释下去要那边的姑娘听见,宁玉泽一切委屈只能自己咽回去——自己和晏悦一走得太近,在这个时代也会生事。

    “你现在不要直接去问,我想她们不会愿意你掺合进来的。”

    对于一个陌生人,出于对自我的保护,这群采茶的姑娘也不会把实情说给晏悦一听的。

    更何况,她们知道:同为姑娘的晏悦一恐怕也做不了什么,即便是这些真相传到了大官们耳朵里,怕只怕有罪的有罚,也改变不了杜家姑娘如今的处境。

    “可是……”可是他们既然唱了,又为什么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呢?

    南方湿热,长虫在草里面并不鲜见,打草惊蛇的道理,这些姑娘们总应该比晏悦一这种动物园儿都不去,只在视频里边儿见过蛇的人强得多。

    “我们先听下去吧。”自己没有在这个年代考取功名的能力,宁玉泽知道自己能够做的无非是晏悦一无意之间提到的‘装神弄鬼’。

    每个朝代和时期都有人们更敬仰的鬼神,每个地区还有自己的信仰,宁玉泽对戏曲的研究多,也从当中相通之处略懂些许民间习俗,可到底不是民间信仰方面的研究专家,明朝、临川,并不能给宁玉泽提供足够有效的信息……

    “明月呀里格照啊不明。”

    “春花呀里格何处寻呀。”

    “松柏叻里格长青呀……”

    “蝴蝶呀里格绕绕。”

    姑娘们唱的多半儿就是这件事儿了。戏曲里梦里的鬼神无非是警醒人的,宁玉泽当然知道杜家姑娘不可能‘梦里失贞’,如果真个要杜氏夫妇妥协,只怕是夜半真有男子到访。

    “只是这杜家姑娘不知可否婚配……”

    “啊?”

    晏悦一这一声带着疑惑的回应让宁玉泽也觉得自己怕不是魔怔了:“啊,我是说,不知道这杜家姑娘有没有许配给其他人,如果有的话,倒要看这男子什么反应了。”

    “你们戏曲里有好多负心汉。”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句话与‘不爱听戏’实在是矛盾,在两个人一前一后顺着来时路退回去的路上,晏悦一又画蛇添足的补了一句:“师父说的。”

    “我倒要看是谁敢说你负心!”

    “娘,阿溪她不是那样的姑娘,况且……这件事我觉得有蹊跷。”

    “即便有蹊跷又如何,那杜溪已经死了,你难道要娶个死人么?”

    “娘,你知道的,那日你也看见她了不是么?”

    “那是她冤魂不散,是她杜溪想要缠着你不放!”

    “娘,青天白日,就算有神仙,也不会有孤魂野鬼的,不是么?”

    厅堂之中,母子二人陷入良久的沉默。杜、柳二家家道中落,可后者的家境到底还比杜家强不少,柳家已经对这份祖辈定下来的婚事不满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