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道鱼羊炙,蔡阑苦寻二十年 > 正文 第80章:爽口蘸水
    “诶呦?”

    入口咀嚼几下后,孙立新就惊喜的挑起了眉毛:“这肉品质真好啊!”

    王开发也将肉卷送入了口中,细细咀嚼着。

    半晌后,他将肉咽下后,才徐徐吐出了一口气,赞叹:“肉味浓郁,香而不腻,肥肉部分入口即化,瘦肉部分汁水丰腴,的确是好肉。”

    “这是荣昌猪吗?”

    孙立新冲姜聪问了句,随即看向了一旁的工作人员,疑惑问:“主办方准备荣昌猪了?”

    “没有。”

    工作人员解释:“食材区猪肉备货只有大白猪和民猪肉。”

    “是你自己带的?”

    孙立新看向了姜聪。

    姜聪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讲究。”

    孙立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撇着嘴赞叹:“这肉质量真好,是我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味道。”

    “蘸水你是用肉汤调的吧?”

    王开发开口了。

    “对。”

    姜聪指了下一旁的锅:“就是煮肉的汤。”

    王开发用筷子蘸着料碟里残留的蘸水,细细品了品,才又问:“你这里面拌了油,是香油吗?”

    “不是,是古法木榨的豆油。”

    听到姜聪的回答,王开发看向了孙立新,两人交换了下视线,都笑着点了点头。

    “你是正经学过的。”

    孙立新笑着又给姜聪比了个大拇指:“就连好多川菜师傅都不知道,真正的蘸水里是要加木榨豆油的。”

    王开发深以为然:“别说川菜师傅了,就连李庄本地很多菜馆的蘸水,都不放豆油了。”

    眼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点评,一旁的王冰冰着实忍不住了。

    她凑上前来,也拿过了一双筷子,学着孙立新的样子,夹起一片肉来,甩着卷在了筷子上,卷成了肉卷。

    随后,她将肉卷放在蘸水里蘸了下。

    蘸水里的辣椒一片通红,她没敢多蘸,只是往肉卷下方蘸了些,就用料碟接着,拿起送入了口中。

    咬着肉卷,她将肉卷从筷子上撸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咀嚼,肉卷下方蘸水的滋味就已经在她口中迸发开了。

    最先让她感受到的,并不是想象之中的猛烈辣味,而是蒜香。

    身为东北人,王冰冰对蒜味并不陌生。

    她本身就是蒜泥爱好者,吃面也会配生蒜吃。

    但当她感受到这股蒜香时,却发现这股蒜香和她印象中的蒜香格外不同。

    这个蒜香有种很鲜嫩多汁的感觉,就像是刚刚下来的新蒜,连蒜皮都是新鲜的,水分超级足。

    就是因为这种水润多汁,蒜味十足的感觉,让她竟然吃出了蒜的鲜味来。

    这是她从没体会过的感受,一时间竟然不由自主的咦了声。

    虽然蒜味十足,但这蒜味却并不刺激,丝毫不显得辛辣。

    反而是紧随其后凸显出来的辣椒香味,让她再次分泌出了口水。

    和蒜味一样,紧随其后的辣椒滋味也并不辣,只有辣椒的香气,格外开胃。

    单是这两样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就已经让她瞬间爱上了这道菜。

    就算没有肉,只拿这个蘸水拌面或者夹着刚出锅的热馒头吃,也肯定好吃啊!

    感慨之际,她的牙齿已经下意识的落下,压在了肉卷上。

    并没有用力,但肉卷上侧的肥肉部分,就已经渗出了一股油汁。

    香浓的油汁在出现的一瞬间,就盖过了蘸料的味道,以摧枯拉朽之势,占据了她所有的味觉。

    此刻,她只能感觉到无比的幸福,这是来自于灵魂的喜悦。

    世界各地,所有人类都无法抵抗脂肪的诱惑。

    这是写在dna里,对于高密度能量食物的渴求。

    或许是蘸料的作用,肉汁中毫无猪肉本身的异味,只有纯粹的油香。

    但这股油香又不会显得腻口,只会让味觉获得最大程度的满足。

    “好香啊!”

    她忍不住赞叹出声。

    “肉香吧?”

    孙立新闻声,笑着开口:“这是正儿八经的土猪肉,荣昌猪,而且肉够新鲜,所以没有异味,只有肉香。”

    “嗯!”

    王冰冰连连点头:“还有这个蘸水!好爽口啊!还有种好鲜的感觉!”

    “那是因为酱油好。”

    孙立新解释:“的蘸水里一般要放味精,但这份就没放,全靠酱油提味。”

    “我就说他这个酱油好,复合味很香。”

    王开发点头附和。

    “没错,味道真好。”

    孙立新连声赞叹,却没有给出评分。

    按照比赛规则,除了两位现场点评的主评委之外,评委区里还要选出36位评委,一起品尝过菜品后,给出分数,才能计算出选手的最终得分。

    因此,在他们品尝过后,姜聪就将蒜泥白肉依次卷好,蘸了蘸水,用小号餐碟做成了评委品鉴的小份,让工作人员送去了评委区。

    他全部做好后,对面的杨万成也出餐了。

    他将卤好的食材取了出来,根据食材的不同种类,切成了薄片,摆盘做成了冷盘。

    听到他按响桌铃后,孙立新和王开发也回身来到了他的前方,准备试吃了。

    “这是卤了牛头肉,牛腱子肉,牛心,牛舌,牛肚,挺全乎。”

    孙立新辨认着食材。

    “没有牛肺。”

    王开发开了句玩笑。

    “那当然。”

    孙立新笑问:“你想吃牛肺啊?”

    王冰冰已经将口中的白肉卷咽下去了,还想再吃,却已经没有了,只能在口中回味味道。

    听到他们说笑,她好奇问了句:“对啊?为什么里没有肺呢?”

    “因为这道菜,最早是穷人用牛肉铺不要的牛下水做的菜,名字原本是废片,废物的废。”

    姜聪搞定了评委的试吃小份,就也来到了杨万成这边。

    他也想尝尝百年卤水的滋味如何。

    听到王冰冰发问,他就顺口解释了句:“这道菜最早也是有肺片的,但牛肺清洗太麻烦,弄不干净,做熟以后口感也不好,后来就不用牛肺了。”

    “就是因为麻烦。”

    孙立新也点头解释:“猪肺洗起来就够麻烦的了,不会洗的根本洗不干净。

    牛肺大,更难洗,两个大男人都得洗半天,洗出来也没有其他的牛杂好吃,划不来弄。”

    “旧社会穷人吃牛杂,是权宜之计,因为吃不起牛肉,但现在牛杂卖得反而比牛肉贵了。”

    王开发笑着说了句,就拿起了一旁工作人员送来的清水,喝了一口,清了清口。

    孙立新见状,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这是全国性的赛事,为了保证公平公正,避免口中食物串味,他们在试吃前,都是要用清水清口的。

    清了口后,两人就拿起筷子,各自试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