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寒门状元郎,连中三元佐朝纲 > 正文 第21章 实至名归!
    王翰怔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声音颤抖着说道:

    “秦,秦兄,你,你好像是第一名,是院案首……”

    此话一出,一旁的邬义道以及他的学生们,几乎异口同声。

    “不可能!你乱说什么胡话!”

    他们才不可能相信秦渊一个泥腿子,没有好的教育环境,能当上院案首!

    这比登天还难!

    于是,邬义道也抬头看向第一名。

    只一眼,他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第一名的名字,赫然就是秦渊!

    轰的一声,好似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开一样。

    只觉得喉咙很干涸,仿佛身体所有的气力全都被抽干一样,双眼一黑,天旋地转,就要昏厥过去。

    而他的学生们,纷纷脸色煞白。

    见到邬义道已经站不稳,快倒下的时候连忙上前扶着。

    “邬师,邬师!”

    “您没事吧……”

    邬义道被学生扶着,刚从眼冒金星的状态缓过来。

    “没事……”

    话都没说完,周围的其他书生也都看向了第一名的名字。

    “院案首是秦渊啊!”

    “据说他在答谢会上作诗很好啊!”

    “真是羡慕,不过我也当了秀才,虽然不是案首,以后也能再进一步。”

    周围人赞叹,议论声不断。

    每一句话,顿觉刺耳,如同一把利剑插在邬义道的心口。

    好不容易定神的他,一个踉跄,再次站不稳,只觉得脸都丢尽,无颜再面对这个世界。

    内心闪过无数个丢人现眼,只觉得身体一轻,一口老血从喉咙喷涌而出。

    “邬师!”

    见自己老师都气吐血了,他的学生们纷纷上前呼唤。

    顷刻间,邬义道感觉自己上了天堂,见到了神仙。

    一声声呼唤,让邬义道无力的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宁可昏死过去,都不愿意清醒!

    秦渊看着他们,暗自摇头。

    心理承受能力真差,这就顶不住了?

    “走吧,我找你来是想一起去答谢恩师的,现在成绩也看到了,你我都成了秀才,不枉恩师的教培。”

    秦渊目光并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对王翰说道。

    王翰激动的点头!

    秦兄真的太厉害了,难怪他一直气定神闲,感情早就知道结果了。

    亏自己还担心秦兄,真是笑话啊。

    正当三人快要离开的时候。

    邬义道的学生,那位比王翰名次要高一点点的书生,彻底破防了!

    跟王翰一比,他觉得自己比王翰强,那是因为家境,因为读书多,教育资源强大!自己强的毋庸置疑!

    所以能在名次上有优越感!

    可秦渊他凭什么院案首,又凭什么比自己强!

    他的衣着朴素,甚至都有些破旧。

    再看看他身边站着的大傻个儿,泥腿子。

    这样的人能做院案首?

    这种人会比自己强?

    他不服!

    “你一定是舞弊,一定是舞弊!你凭什么,一个乡下的读书人,怕家中连藏书都没有,更别提四书五经,你们真有么?你这种人能当案首,莫非是说我们全清州城的读书人都不如你!”

    他思绪一闪而过,仿佛抓住了致命破绽一样!

    而他这句话,引起了周围大多落榜书生的共鸣!

    在他们看来,自己落榜,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考场的问题,现在舞弊言论一出,正中下怀!

    若不是有人舞弊,依靠自己的才能,怎能当不上秀才?

    所以纷纷义愤填膺,附和他的言论。

    而这位破防书生,见到有人认同自己,又更加深了自己的判断力!

    这时,邬义道的眼皮子狂跳,立马道:“够了……”

    “邬师,他就是舞弊,就是舞弊!”破防书生急的立马高喊!

    邬义道本身就有些虚弱,听到他这逆天言论,顿时气血翻涌,彻底昏死过去!

    原本快要离开的秦渊,此刻却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破防书生,冷声道:

    “说话要讲证据,你说我舞弊?才拿下这第一名?”

    “好哇,现在张榜昭告全城的人,咱们清州城的主考官是知府大人,定下第一名的是淮王大人,你的意思是,他们全都看走了眼,让我这么个舞弊的人,当了第一名?”

    “还是说,你觉得你的眼光,比他们的还要高?”

    破防书生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如遭雷击,满眼惊惧,身躯止不住的颤抖。

    他现在吓了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秦渊的每一句质问,都像是在捶打他的无知。

    是啊,主考官是知府大人,皇帝钦赐的大官,掌管一府,自己说他舞弊,何止是冒犯知府,更是冒犯当今天子!

    更别提淮王也认准了,那他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淮王没眼光?

    如此啪啪打淮王和知府的脸,他真是活腻了!

    当破防书生把这些捋清楚之后,瞬间脸色惨白如纸,毫无一点血色,眼中更是没有一丝神采,啪的一声,吓的他直接跪在地上。

    其他的附和质疑的书生被秦渊的质疑给敲醒,一句话都不敢说,一个屁都不敢放,几百号人的场面,竟出奇的安静。

    秦渊也没再多看他们一眼,自顾自的领人离开。

    今日之事,必将在整个清州城传开。

    所有人都会知道,清州城出了个院案首——秦秀才!

    ……

    “秦兄,我们去拜访恩师,要不要买点东西啊……”

    “秦兄,我有点紧张,你紧张么?”

    “秦兄……”

    这一路上,王翰叨叨个不停。

    他的心情不是很复杂,是非常复杂。

    既有那种想把当了秀才的事告诉恩师的冲动,又有点对后续乡试怕落榜的胆怯,还有做了秀才后的未来规划,更有秦兄在身旁压力山大……

    总之,心中的想法频出,以至于话稍微多了些,好似说出来就没那么压抑。

    而秦渊也看出他的不安,只是让他放平心态,都当了秀才,难不成落榜了才心中安定?

    或许是这句安慰管用,还是说已经到了白府门口,王翰激动的心才平静下来。

    白府。

    得知两位学生前来道喜时,白成也很开心,亲自来门口迎接,拉着他们进入大堂,说什么都要中午好好的吃一顿,做一桌庆功宴。

    秦渊笑着推脱,白成强留,你来我往,最终答应下来中午吃顿庆功宴。

    “恩师,我也当了秀才,而且秦兄他还是我们清州城的第一名呢!”

    王翰激动的介绍道。

    白成早已知晓秦渊的成绩,那天晚上王爷就告诉了他。

    倒是王翰也成了秀才,这是他没想到的。

    “哈哈,好,老夫的学生今年就你们两人参加院试,没想到全都成了秀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