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火红年代,开局大学演讲 > 正文 第84章 专利?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何白衣笑着道。

    五道口技术学院刚刚办过,京工院就办,这事可是有点得罪人。

    要没有万不得已的理由,何白衣知道钱树言不会找自己。

    “领导您果然慧眼如炬,其实是这样,我们院里黄教授这边实验遇到了一点困难,于是打算请大家过来一起交流交流。”

    “只不过这事和李暮有点关系,所以想问问您能不能支持。”

    “和李暮有关系?”何白衣微微皱眉,旋即想到,钱树言既然拉那些专家教授过去,八成是想把人留下。

    那么李暮就是一个最好的金字招牌。

    “你是想把李暮的成果小范围公开?”何白衣问道。

    钱树言笑道:“是的领导,我觉得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小范围的公开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om国家已经搞出了集成电路,咱们必须大踏步地跟上。”

    何白衣闻言,陷入沉思。

    半导体研讨会上李暮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钱树言既然开这个口,说明在集成电路的研究上,至少有了一定进展,甚至可能到了关键的一步。

    “你啊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何白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还是下定决心:“一机部那边我去沟通,你等我电话。”

    何白衣挂掉电话,想了想,走出办公室,决定亲自去一机部一趟。

    ……

    一机部。

    丘领导听到文教部的何白衣前来,连忙起身迎接。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何白衣就挑明来意。

    听完之后,丘领导眉头紧皱,似是还有些疑惑。

    “老何,你确定京工院真的有进展了,上次晶圆切割设备报上来的时候,我还特地问了问,国科院下面的半导体研究所可还迟迟没有突破!”丘领导道。

    工业化是一条产业链,单晶炉有了,极薄金刚石砂轮切割机也有了,关心一下后面的进展是理所当然的事。

    何白衣笑了笑,道:

    “老何你别忘了,京工院可是有個大天才啊!”

    ……

    京工院。

    李暮走出实验楼,晚上寒冷的夜风袭来,让他困乏的意识瞬时清醒不少。

    “这个进度,真不行啊。”看着手里一下午的实验数据,李暮心中叹气。

    只能一遍遍试错的情况下,试验进度无疑会大大缩短。

    尽管刘泽和汪洋已经尽量选择了对光敏感的溶剂和增感剂,但是还是达不到耐蚀剂刻薄膜材料的要求。

    李暮即便有心想要帮忙,可课题组没有相关领域的教授,他拿出来就等于自爆。

    至少在他掌握基本的化学常识,有了点概念后,才可以拿出来。

    不过这样一来,就要白白浪费不少时间。

    “还是等黄教授的消息吧。”想不出办法,李暮只能寄希望于黄新华能拉来人。

    ……

    次日。

    李暮洗漱完,正准备下楼去操场跑步,迎面就看到钱树言带着三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走过来。

    这架势让不少早起的学生们十分震惊。

    李暮看到也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十几天过去,应该是空气炸锅的事有消息了。

    “徐主任,这就是李暮。”钱树言看到先为三人介绍。

    为首的一个穿着中山装,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立刻站了出来,道:“李暮同学伱好,我是外贸委员会的主任,徐明新。”

    “外贸委员会?”李暮吃了一惊,连忙道:“徐主任您好。”

    徐明新笑道:“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来找你是为了空气炸锅的事,咱们到别处说吧。”

    说着,他看了钱树言一眼。

    钱树言心领神会,带着众人来到一处小亭。

    周围虽然偶尔还是有学生路过,但至少不必担心被偷听。

    徐明新这才继续道:“李暮同学,你发明的空气炸锅,已经被我们送去了香江,通过一些爱国商人,运到了o州,在市场上进行了小规模的销售调研,取得了令人惊讶的反响。”

    “我们初步估计,空气炸锅一旦正式进入om等国家的市场,每年产生的外汇,能超过百万刀。”

    “能有这样的收获,李暮同学,你功不可没啊!”

    他看着李暮满是感慨。

    谁能想到,一个还在读大二的学生,就能凭借发明为国创汇呢。

    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创汇,预期百万级别的外汇收入项目,他们外贸委员会已经是大笔收入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李暮微微笑道。

    他对现在的国际市场并不了解,但超百万刀,就是放在后世都是个令人吃惊的数目。

    徐明新哈哈笑道:“李暮同学很谦虚嘛!”

    “但既然做了贡献,在出口空气炸锅成功之后还是要奖励的!”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在出口空气炸锅的销售方式上,我们外贸委员会现在意见不一,不知道李暮同学你有没有什么好意见?”

    其实这事本来属于外贸委员会的内部事务,不应该拿出来说。

    但徐明新觉得李暮能做出空气炸锅,说不定对om市场也有一定的了解,于是就随口一问。

    李暮微微沉吟,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后世许多经营模式拿到现在,都属于降维打击。

    当然时间差距不能太大,不然可能会水土不服。

    似乎是看出了李暮的犹豫,徐明新道:“你大胆说,说对了有功,说错了也没什么。”

    “其实可以直接把销售权卖给当地市场的商人,然后由他们替我们卖货,手握专利的话,他们想卖只能按照我们的方法来。”李暮想了想,开口道。

    徐明新闻言,不禁疑惑道:“专利,什么专利?”

    “我们没有注册空气炸锅的专利吗?”李暮大吃一惊。

    专利是知识产权的保障,没有这东西,空气炸锅进入z本市场,就相当于稚童抱金过闹市。

    “你先别急,先给我们解释解释,这专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徐明新虽然不知道专利是什么,但看李暮的表情,也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

    李暮道:“专利是资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一种保护,同时也是对知识产权所有人,也就是发明人的权益保障。”

    “简单来说,专利就是让别人无法仿制我们的空气炸锅的唯一权利,有了它别人想生产要就必须给我们交钱。”

    “如果没有注册,我们不仅享受不到这个权利,还可能会因为专利的问题,被别人逼着给他们交钱,不然就不让我们生产。”

    听到这里,徐明新顿时脸色大变,这要是都是真的,那么他们原定的生产计划,就和把一块肥肉丢进了豺狼群里无异。